蓝煜寄给唐淮的信里夹了一把桂花,他的意思大概是“寄一捧秋色予你”,但到了唐淮那里就只剩下桂花的香味儿,沾在信纸上轻飘飘地挠挠唐淮的心——然后他联想到了桂花糕。

  虽然意思是几乎一点儿搭不上边,但并不妨碍两个人都很欢喜……唐淮犹豫了很久,还是把信收起来,而不是揣在怀里有事没事就拿出来看看——事实上他刚收到信的那两天就是这么干的。

  时间走得很快,转眼天宝八年的红叶落尽,腊梅在春节的几点薄雪下风骨了一把,天宝九年就波澜不惊又热闹非凡地到了。

  唐淮像一尾游鱼似的,隐去身形,悄无声息地甩尾滑入了长歌门这静谧安详的水域里。年初一的夜里还远远还够不...

  唐淮这一走就是一月余,七月十五的时候,说是顺道其实很赶地到长歌门待了两天就走了。

  此后又是一月,中秋佳节。
  蓝煜父母不和,他随母亲生活,母亲前些年已经过世,逢年过节他便留在长歌门。

  他正与师兄弟一起饮酒赏月,行酒令引得气氛活跃,又都微有醉意,年少些的弟子早已不顾形象嘻嘻哈哈地闹成一团,调侃出错最多的一位,那小长歌反驳了几句,被几位师兄弟一起挠腰间,立时一边躲闪一边告饶,见状大家便笑着劝知错就勉强饶了吧,几人松了手,那小长歌便与他们一起大笑起来,蓝煜在桌边也笑得开怀。桂花浓烈清绝的香气缭绕在四处,酒里也沾染了,人也沾染了,笑声也沾染了。...

*私设现代,高中,同班
*根据这两天的真实经历改编,真情实感
*又名 我是江澄我要报警了

  我是江澄。
  我要报警了。

  今天化学课在录播教室上,我去的早就挑了个靠后的座位,魏无羡来迟了,只有最前面和最后面可以选,他就坐在我后面了。
  然后上课前一会儿,他碰碰我,说:“帮我喊一下蓝湛。”
  我听他那口气以为是什么要紧事,就没多问,戳了下我前面的一姑娘,请她帮忙喊一下她斜前面的蓝湛——也就是说,魏无羡和蓝湛隔了两排桌子你们懂吗,两排!
 
  然后那姑娘就帮忙喊了,虽然她指的是我,但根本用不着我表示什么,魏无羡丫脑袋恨不得能...

  斜后方的竹筐受惊一般微微颤抖两下,发出轻微的簌簌声,又强自停下了。

  唐淮微微转头往后瞥了一眼,面不改色地摸出药粉随意撒了些在几处大的伤口上,而后极其平静地提气跃上墙头,架起机关翼利落地离开了。

  他知道那里面肯定藏了个人…看竹筐大小估摸也就四五岁。
  他也知道这样后患无穷,但恶商一家俱已身死,那个孩子八九成只是家仆的,既然已经被特意藏起来……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。
  才四五岁……没有过成年礼,没有成过亲,甚至可能还没有去过长安城。
  却已经被迫经历了这样不好的事情。
  但仆役房中没有出来的仆从他都没...

太可爱了……自带表情包的……

坐忘如梦:

*我轩真是个自带表情包的男人啊 ...(*´艸`*)不行了,血槽已空。


*有于郑。


----------


原文:



黄少天和郑轩甚至在比赛结束将退未退的那点时间里,对着君莫笑和毁人不倦两个角色的尸体一通鞭尸。     



我眼里:


天天&轩轩:


=====


原文:



“我上了!”郑轩起身,整了整衣服。


“加油!”众人纷纷道...

  蓝煜早先就晓得自己与旁人不一样,门里的小姐姐对自己含羞带怯,委婉地表露心意,但他内心从来没有一点波动。
  知晓之后他对小姑娘自然不会故意暧昧不清地假以辞色,风流倜傥的同门和形形色色的侠士他也见过很多,但只有扬州城外那个对视一眼,便慌里慌张险些摔下来的唐门让他一眼就记住了。

印象很深,也不坏。

  这么多年他也不曾与旁人在一起过,多多少少也是有些渴望和一个人谈上一场风花雪月的,不是说唐门杀手无情无心么,那他也不必担心结束时误了旁人……
  他鬼使神差地就跟着那落荒而逃的身影进了扬州城,撩拨了几天,发现真的是个木头桩子,失望连带后悔之下他准...

*是脑洞啦。
*应该是HE,然后是BG
*想到哪写到哪…。

1.
齐先生今天好像不高兴,出门的时候没有跟我打招呼。

他眼睛明明是很好看的。

今天却不愿意看我。

所以我追出去,跟齐先生说:“齐先生,早安。”

齐先生回头看了我几眼,没说话,很酷地转身走了。

但是他看我了!

“齐先生好像没有不高兴呀。”

2.
齐先生是一只猫。

齐先生其实也可以是个人。

准确说,是我给一只三花猫取了和齐先生一样的名字。

齐先生肯定不叫齐先生,但是我只知道他姓齐,眼睛很漂亮。

姓齐的先生住在我家楼上,另一位齐先生暂住在我家里。

3.
齐先生每天下楼的时候我也会装作出门,好和他遇见,然后互相笑笑当做打招呼...

有幸遇到你,最了不起的你。

双叶二十岁生日都快乐呀!

贺文写了,然后就……没有然后了。
总之是我自己都难以忍受……

只好写两张字…。

*少年时期,可带入炮太花太。
*不走标准性格,少年还是欢乐一些吧。
*感觉除了姓氏并不能看出门派…。叹气。

清早,唐苻禄睁开眼,盯了一会儿屋顶,用手抹了把脸,昨儿叶闻秋这厮硬是把他灌倒了,现在仍觉得脑袋有点疼,心里略作挣扎,还是爬起来穿戴整齐,洗漱完往屋外去做早课。

刚一开门,还没迈出步,一枝海棠就垂在了他眼前。

红艳娇嫩,尽态极妍。

他抬头往上一看,映入眼帘就是一张灿烂的笑颜。

一身墨色的裴绶喜在他屋檐上探出半个身子,正伸手把花枝拈着垂下来。见他看过来,乌黑的眼里显出喜色,晃晃海棠,巴巴地等着唐苻禄夸他。

唐苻禄接住海棠花枝,也接住跳下来的人。

裴绶喜揽住他脖子,笑盈盈地开口:“叶...

*私设现代,小学。叔父还是老师呀。
*梗来自做早操时候怀念小学时代的友谊操(。
*撩叽日常1/1
*全场最佳:小fu蝶

早操突然改成什么友谊操,耗了好几节体育课练习,魏无羡原先打好主意,像课上一样借此逗逗小姑娘,顺便牵牵小手,不料却被蓝启仁临时拎去队尾,和蓝湛搭了。

魏无羡面上仍旧笑嘻嘻的,心里早就唉声叹气起来了,江澄这个杀千刀的偏生还转头对他一阵幸灾乐祸地挤眉弄眼。

“江澄你别得意!我……”

“魏无羡你话说不完哪?!”蓝启仁瞪他,呵斥一声,转身走去队前面。

魏无羡混不在意地冲蓝启仁背影做了个鬼脸,他站定了就闲不住一张嘴,拉着蓝湛说话,蓝湛只作没听见,板着脸目视前方,相当冷淡。

“蓝湛你...

黄焖鸡米饭

偶尔写点东西,剑三多一些。拙笔。
也在子博画点画儿@关筱。

魔道(晓星星超好!)
全职(周泽楷不能更好了!)
剑网三(本体唐门,全门派都好!)
现原/原耽(笔力不够在努力)
HP(德哈德)

© 黄焖鸡米饭 / Powered by LOFTER